首页 > 现代言情 > 老王不想凉[重生] 桃李笙歌

苟富贵

小说:

老王不想凉[重生]

作者:

桃李笙歌

分类:

现代言情

“哥,给你说一件天大的好事!”

王昭谋刚出医院,就接到王昭云报喜的电话。

“有家汽车公司,看准我们塑料厂生产的东西品质,要和我们签一个大单子,让我们生产他们需要的塑料配件!”

电话那头的王昭云难掩得意,整个人说话都是飘的,“哥你猜猜,这个订单值多少钱?”

王昭谋单手捏着手机,坐进车中,唇角微勾。

“三千万!三千万的大单子!”

王昭云声音异常激动,喊的嗓子都有点破声,“我一来!就给厂子签了三千万的单子!”

王昭谋把手机拿远了些,保护自己耳朵。

“哥,你之前说的还是做数的吧?只要我能做出一点成绩,就让我当王氏集团的总经理!”王昭云声音急切,“三千万的单子,算不算一点成绩?”

“算。”王昭谋声调淡雅,不急不缓。

“那等我把这个项目完成,把钱拿到手,我是不是就能当总经理了?”

王昭云呼吸有点急-促,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对权利金钱的渴望。

“是。”王昭谋笑了笑,给出肯定答案。

“Yes!”王昭云难得说出一句英文,在电话那头身子都忍不住扭了起来。

总经理唉!

自己小小年纪,竟然就能是总经理!

因为过于兴奋,王昭云脑袋有点烧,隐约中已经看到自己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成为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俗话说,苟富贵,汪汪汪。”

王昭云强忍得意,“哥,等我发达了,不会忘记你的!”

看着挂断的电话,王昭谋哑然失笑。

果然手中一有点权利金钱,就会使人得意忘形,比如现在,王昭云都敢提前挂自己电话。

听到通话声音,老齐扭头看向王昭谋,“老板,昭云少爷那边怎么了?”

王昭谋唇边含笑,在手中转了片刻手机,抬眼看向老齐。

“他签了个三千万的单子。”

老齐下意识感觉不妙,面色严肃起来,“老板,需不需要我全程跟进?”

“不用。”王昭谋靠着椅背,长腿随意搭起,目光转向车窗外。

“你只需要私下通知法务部,把合同违约金,控制在合同总金额的百分之二十以内。”

老齐见状,已经是明白过来。

“您要拿六百万,让昭云少爷收收心?”

王昭谋侧脸微微一笑,没有应答。

“还有季连霍那事。”老齐挠挠头,“您是不是预料到会出事,所以让我,把您的联系方式给他?”

老齐等了半晌,也没有听到老板回答,抬头一看,发现坐在后排的男人,身体靠着椅背,镜片下双目轻阖,呼吸轻匀。

老齐下意识放轻声音,小心翼翼转过身来。

×××

季大宝还不知道,住院能有这么舒服。

王昭谋给两人安排了单人病房,病房里条件极好,不仅有季连霍睡的床,还有暖气,有电视,有独-立的卫浴。

在舅舅家漏风的杂物间里,两人连床都没有,只能在地上铺块板子,板子上再铺一层棉絮毯子,因为被子太薄,两人都没有脱过衣服睡觉,偶尔实在太冷了,还会在被子上盖一层塑料布。

但是医院里就不一样了。

有暖气,还有带着消毒水味道,薄厚适中的被子!

季大宝现在头一次能在床上安安稳稳的睡觉,还不怕身上会有虫子爬过去,季连霍明显没有适应有床睡的日子,进医院头一天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快凌晨了才浅浅睡过去。

自从哥哥嫂子去世后,季连霍第一次按点吃到了饭菜,季大宝饭量更是大增,一天能吃六顿,还会机灵的讨好护士小姐姐,逗的护士自掏腰包,给季大宝送了个小玩具。

季大宝喝的药都是带着甜味,没过几天时间,情况就已经基本稳定下来,再过两天就能出院。

季连霍一手抱着季大宝,坐在病床上,季大宝玩着护士小姐姐送的毛绒玩具,余光里看到季连霍从口袋里拿出他的记账本。

季大宝扭头,看季连霍翻开记账本,露出里面夹着的便签纸,指尖在便签纸上轻柔打转,围绕着那一串漂亮的数字。

数字周围那一圈,被季连霍摸的异常光滑,季大宝低头,努力记住那串数字,莫名就多了分安全感。

“大宝,你在这乖乖的,我麻烦护士照看你一会。”季连霍动作细致小心的收起便签纸,合住记账本。

“嗷?”季大宝好奇抬头,看向自家小叔。

“过两天出院,我们的摊子还在于大爷那,柿饼应该早就卖完了。”

季连霍起身,看了眼墙上挂着的表,“最多两个小时,我就回来。”

季大宝眨巴眨巴眼睛,看季连霍出了病房,没一会功夫,护士小姐姐走了进来,笑容可爱。

季大宝低头,看着手里的玩具,莫大的失落,一下子涌上心头。

自己真的不想再回去了。

季大宝清楚记得,等自己再大一点,季连霍就会带着自己离开舅舅家,两人住进过廉价的出租房,也睡过大街,睡过桥洞,但只要两人的情况稍好一点,李大全就会阴魂不散的找上来,仗着自己舅舅的身份,盘剥小叔挣到的钱。

季连霍瘸着腿努力反抗过,第一次还能见点成效,但第二次,李大全就会带更多人来,仗着人多,打的小叔头破血流,再把钱拿走。

这种反抗就变得毫无意义。

即便去报了案,李大全会在警-察面前痛哭流涕,说自己有多么不容易,说季连霍是何等的狼心狗肺,把事情划进家务事的范畴。

毕竟是舅舅打外甥,季大宝清楚记得,民-警会遗憾的告诉季连霍,“这是亲属间的伤害行为,不构成犯罪,殴打至轻伤以上,才能涉嫌故意伤害罪,判的话三年以下。”**

有可能费尽功夫,也只能把李大全关十几个月,等这**出来后,又是新一轮的报复。

街边少几个人,其实都没有那么明显。

这也是小叔进入冷家后,为什么手段会那么无情狠毒。

因为他清楚知道,留一个威胁的后果是什么。

季大宝长长叹了口气,看的护士一脸新奇。

这孩子怎么像个小大人似的,好像心事还挺多?

季连霍小跑到自己之前摆摊的位置,几天时间,这里已经被别的摊贩占据,卖的也是水果。

“又香又甜的热乎炒板栗哟!”

熟悉的叫卖声响起,季连霍精神一振,快步走到了熟悉的糖炒栗子摊前。

“唉!”于大爷看到季连霍,愣了片刻,往季连霍背后一看,没有看到熟悉的小脑袋。

“小季!大宝呢?”于大爷找了半晌没找到,神情紧张起来。

“大宝在医院。”季连霍目光也在寻找,“我的板车和摊子……”

于大爷顿了顿,有些为难的开口,“你走了之后那天下午,你舅舅来了,他说你抢了他的钱,要拿你的板车和水果抵债。”

季连霍脸色一点点白了起来。

“我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我努力拦了,旁边巡逻的人也帮了忙,把他吓走,可晚上收摊的时候,街上人一走,他又来了。”

于大爷满脸歉疚,“我实在没有办法,我对不起你和大宝……”

季连霍张了张嘴,半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终于开口,嗓音沙哑。

“这不能怪您。”

“那你以后怎么办呐?”于大爷满脸担忧,“你还带着个孩子。”

“我……”季连霍顿了顿,看向旁边的水果摊。

摊子上水果更多,摊主还有一辆三轮车,比自己干的,要好多了。

“要不,你去求那位王少爷?”于大爷为难的给少年支招,“我看那王少爷心挺善的,对你也挺好。”

“他……”季连霍眼睛红了红,说不出那句“他不要我”。

于大爷叹了口气,眼睛一动,抬手拍了一下季连霍的肩膀,示意少年往前凑。

季连霍身体前倾,静静的看着于大爷。

“你啊,脸皮要厚!”于大爷瞅着四下无人,低声给少年传授经验,“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你要学会装可怜懂不懂?”

“装可怜?”季连霍重复于大爷的话。

于大爷停顿片刻,看着眼前少年,实话实说,“其实你不装,也已经很可怜。”

季连霍抿唇,说不出话来。

有顾客上前问栗子,于大爷连忙终止教学,满脸笑容的回应,等称完栗子扭头再看,少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

季连霍回到医院,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季大宝看着小叔失魂落魄的模样,就知道没有什么好消息。

要不自己再装会病?

季大宝忍不住啃起指头,脑海中谋划好计策,但万万没想到,因为自己这段时间吃的太好,第二天院方做过检查后,竟然让自己提前出院!

季大宝“哇”的一声哭出来,旁边的护士小姐姐感动的眼圈都红了。

“大宝舍不得我们呢。”

王昭谋听到季大宝出院的消息,和老齐一起去接一大一小,刚进病房,就听到季大宝洪亮的哭声。

看来恢复的不错。

“昭谋哥。”季连霍第一时间发现王昭谋,立即放下手中的东西,眸子带亮快步走了过来,如果有条尾巴,是恨不得甩到天上去。

“我送你们回去。”王昭谋看了一眼季连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几天没见,这孩子身高好像往上窜了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