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沉浸式酒厂的摸鱼实录 深春几许

第 22 章

小说:

沉浸式酒厂的摸鱼实录

作者:

深春几许

分类:

现代言情

你们喜欢在网络聊天室或者论坛之类的地方聊天吗?

我还挺喜欢的,它不像看小说或者看影视剧一样需要全神贯注,也不像玩游戏一样身心投入,是我上班摸鱼的最佳选项,想看就看,不想看随时可以关掉,而且网络上的人有各种奇思妙想,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的。

我常用的是一个美国的留言社交软件,据说这个软件上还曾有来自2036年的时间旅行者“约翰·提托”为拯救世界而解答疑惑的事情发生呢,不过这是几年前的事了,我没遇上。

今天的热帖是:

“隔壁家的小学女生每天晚上骑着一个棍子从窗户飞出来,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家里人啊……”

“乌帕乌帕金属乌帕真爱粉交流贴~”

“喜欢电子工程学的天才小学生实验记录贴之反转时钟、电人钱包篇。”

“爆//炸就是艺术!来看看我的新发明。”

……

我现在就在紧张刺激的摸鱼中,本该如此,但是……

我扫了一圈办公室,绿川君在休息室捣鼓新的夏日饮品,安室透正在脱掉楼下便利店兼职的工作服,而水无怜奈自从去了日卖电视台兼职后,这几天只是来办公室露个面就走了,这简直就是摸鱼大王集合地嘛。

怪不得工作量这么少,还能发得起这么高的工资,看来黑暗组织的收益真不少,果然印证了那句话“最赚钱的方法都写在刑//法里。”他们凭借雄厚的财力,和政界、经济界的大佬发展了人脉,从而获得更大的资金和庇护,用于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绿间君端着两杯泛着盈绿色的饮品,冰块碰撞的杯壁的声音给炎热的夏季增添了一丝凉意,玻璃杯的外壁挂了一层细密的水珠,一看就很解渴。

我很熟练地发射感谢、夸奖二连,但自从“魅魔”之争后,我就再也不说“你是我的神/天使”这种肉麻的话了,怕安室透记仇还要找我麻烦。

我们三个挨着窝在新买的长沙发上吹冷气,一边喝着冰冰凉凉的消暑饮料“金桔柠檬乌龙茶”,简直是神仙般的生活。

我被入口的凉茶冰得打了个激灵,差点把手机甩出去,被坐在我旁边的绿川君及时接住了,我连声道谢,我单薄的钱包已经经不起再一次的打击了。

“谢谢你,绿川君。”

话说我们之间是不是太客气了点,明明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以前绿川君很客气的叫我梅洛,从昨天之后很客气的叫我上羽小姐,好像和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差不多。

我从他手上接过我的手机,好像不小心点到了什么帖子里,屏幕上正在不断出现聊天气泡。

“我制作的新型炸//弹,一定是开创式的伟大发明!”

“利用水银汞柱……,感光设置……”

“连环炸//弹,会在爆炸几秒前在液晶屏幕上显示下一个炸弹地点的提示!”

我小声自言自语地把聊天气泡的内容读了出来,说实话这是我来到日本之后第一次觉得我是个文盲,里面全是些奇怪的理工科词语,不在我词库范围之内,我读得磕磕绊绊的。

“你在说什么呢?”安室透问道,但他脸上的表情分明就在说“还说你什么都没做过,你很“刑”嘛”。

“这不是我说的,我只是在读手机上的内容而已!”为表清白,我赶紧把手机屏幕翻转过去,让他们也看清上面的内容。

安室透放下玻璃杯,把我的手机拿过去仔细研究,“按他的想法来看,这个炸//弹制作方法是可行的。”

绿川君也歪着脑袋做冥思苦想状,“确实,只要解决了信号的问题,就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引爆。”

我看你们才比较“刑”,我连看都看不懂,他们居然已经开始讨论起可行性了,这难道就是黑暗组织成员的必备素质吗?

“既然已经实验到了这一步,恐怕他很快就会付诸实践,如果他真的实施犯//罪,一定会造成巨大的伤亡。”安室透脸上浮现了和他黑暗组织成员身份极其不相符的肃穆。

绿川君扶住了额头沉思,“上羽小姐,这个聊天室网址能发给我吗?”

我当然不会拒绝,我把网址发给他,然后提出了我的想法:“要不然,干脆把他也介绍进来吧。”

“什么意思?”他们看着我异口同声道。

“像他这种人不也是组织需要的“人才”吗?干脆让他也加入组织,如果他想要做什么坏事,我们也能未雨绸缪提前做准备。”我端正了坐姿,手指撑着下巴思索道。

“即使我们不能直接和警方联系,也可以通过别的方式作出提示,这样没关系的吧。”

从他们惊愕的表情来看,一定是没想到我会提出这种方法,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他有做炸弹的天赋,看样子也有实施犯//罪的想法,那和黑衣组织的风格不谋而合,已经符合加入组织的基本条件了。他一日不实施犯罪,就只是个普通人,不可能让警方一直追踪着他,但是加入组织的话,可以先把他看在我们的视线之下,再让他随便干点什么事,跟警方透露一点行踪,就可以把他关进去了。

虽然方法曲折了一点,但也不是不可能成功。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们,他们都做出一脸沉思状。

“那我们怎么让他加入组织呢?”绿川君问道。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露出神神秘秘的笑容,“我自有办法。”

说的那么有把握,但我的办法其实就是把这个聊天室内容发给了远在美国的卢卡斯教练,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他,是美国射击馆的教练,他对这些东西比较熟悉,琴酒那几个小弟都曾接受过他的培训,这件事找他准没错。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吧?”安室透淡薄的蹙眉,用修长的手指扯了扯领带。

这话说得就不太讨人喜欢,但他有这种顾虑也很正常,毕竟与听到坏人有可能犯案而忧心的普通人不同,即使我再怎么自言清白也是黑暗组织的成员,一般而言都不会干出什么好事。

“不可能看着有可能造成大量伤亡的人而什么也不做吧,这只是我身为人理所应当的反应而已。”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你们不也是在担心这些吗,虽然我们现在都算不上正派人士,但也是普通人啊。”我从他手上抽回我的手机,“我相信你们有自己的目的才加入组织的,不是那种随心所欲坏事做尽的坏人。”

我也是如此。

何况以我丰富的看漫画和小说的经验来说,即使他们真的是反派,也是在后期会被洗白的反派,毕竟长着这么帅的脸,连作者也会忍不住给他们加戏的,我只要和大家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等结局时被胜利者捞一把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