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唤醒哥哥的深柜未婚妻 景小六

推远

小说:

唤醒哥哥的深柜未婚妻

作者:

景小六

分类:

现代言情

周呈露给于敏娟回了电话,说已经去过俨城大学,也和谢予详细了解过情况。同时还找了朋友帮忙一起解决这件事,让他们不要太担心。

于敏娟当时找周呈露就是觉得她能行,只是没想到效率这么高,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只好连声在电话里说谢谢。

“阿姨,这件事校方的处理方式是有一点问题,并不完全怪小予,所以由我来沟通比较合适。”

“呈露啊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予什么都不懂,我们也教不好。有你在,我们肯定一百个放心。”

挂了电话,于敏娟朝身边的谢成占嘚瑟:“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早就说过这姑娘不简单。阿唯当初就说了,她家条件特别好。”

谢成占别有深意地说了句:“厉害是厉害,但这家庭背景以后结了婚岂不成了上门女婿?”

于敏娟脸色也有点沉重,其实这个问题在谢唯最初向他们介绍周呈露家世的时候就已经担心过了。但儿子以后在医院工作的前景,在俨城真正安家立足,甚至谢予毕业后的工作安排,这些光靠他们还真不够。

周呈露这次的表现更是让他们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有关系”,就更让人舍不得错过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就算先当几年上门女婿又怎么样?等生了孩子,还不是一样姓谢。”

于敏娟的意思是一切等结了婚生了孩子后就能把周呈露绑定,到时再一点一点帮谢唯把家庭地位夺回来。谢成占争不过她,心里也确实觉得周家有能耐,要是真攀上这门亲家了,不光谢唯沾光,他们应该都能有好处。

于敏娟果然没再骂谢予,还特地给她打了个电话:“小予啊,这件事你就好好配合呈露姐,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之前在气头上是说了点重话,你别往心里去,好好读书,别浪费了上大学的机会。”

谢予没想到于敏娟竟然会来安抚她,愕然之余只好应和几句:“我知道了,妈你就别操心我的事了。”

“那行,我跟你爸最近忙得不行,也顾不上这些了。你有事就直接跟呈露联系,别不好意思,将来都是一家人。”

谢予觉得那句一家人格外刺耳,眼前突然浮现出周呈露那张虽然经常只有浅笑但让人觉得真诚舒服的脸,和谢家其他人的虚伪算计相比,真是反差极大。也不知道于敏娟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会有这么一天。

于敏娟忙着跟周呈露卖惨,又不忘叮嘱谢予主动配合,却就是不舍得“打扰”到在外地培训的儿子。每次给谢唯打电话都是嘘寒问暖,问他辛不辛苦,吃的好不好,又或是跟周呈露感情怎么样。总之关于麻烦的事,几乎不怎么提。

但谢唯总觉得有事发生,因为他跟周呈露之间的距离在拉远。他很努力在挽回可还是改变不了他们之间日渐生疏的事实。

这天培训结束,主任看到他握着钢笔不知在想什么,扶着镜框笑笑:“谢唯啊,陪我吃饭去。”

主任把他带去了培训入住酒店附近的一家小酒馆,因为经常来这里培训,主任对这一带很熟悉。

“这次来培训,感觉怎样?”

谢唯不知主任是在试探还是随口聊聊,他认真想了一下:“能够学到不少先进的外科手术理念,也认识了不少业内的强人。”

“不错,很有收获。你能带着思考来培训,我很高兴。”

谢唯松了口气,主动为主任斟酒。

主任突然叹了口气:“不过现在上面预算压得低,晋升名额也少了很多。”

谢唯的手一顿,神色凝重。他们这群刚毕业的年轻人,想要留在好的科室,那可真不完全是靠自己就行的。

“小李和你的能力我都很看好,都年轻有为。”但是真正能留下的,只有一个。

这段时间他跟小李的竞争快到白热化阶段了。偏偏两人还住一个宿舍,在一个科室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更加剧了紧张气氛。

谢唯知道这次主任选他来培训并不是最终结果,只能说这一阶段他的表现稍好,但小李并不差。

这时主任突然转了话锋:“我听说你跟呈露好事近了?”

谢唯愣了一下:“啊?”

“也不用刻意瞒着我,听说不久前呈露去见了家长?”

医生还真是个不怎么能保守秘密的地方,明明什么都没说,但好像大家都知道。

“年轻人虽然应该以事业为重,但是遇到合适的也别错过。再说周局长认可的人才,我们医院肯定也不会埋没的。”

周局长说的是周呈露的父亲,从前也是医生,后来因为能力出众,步步高升。

迁安医院里有背景的人并不少,但大家都会多给周呈露一份薄面,就因为周父的水平摆在那里。

大家对他是心服口服。

谢唯听明白了,主任就是告诉他小李在能力上并不比他差,只是比他少了个给力的女朋友。

**

周呈露给谢予打电话告诉她工商局那边已经把正式的处罚决定下发了,同时也对美院的统一采购进行了调查。之前向俨城大学施压的美院部分领导现在自顾不暇,所以处分的事暂时不会实施。

“果然是有人仗势欺人,好在正义及时赶到了。”

周呈露笑笑:“你还挺乐观。”

“没办法,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可能有点冲动,但真跨出去了就很难回头了。”

不过这事又牵扯到大学的领导,似乎并不仅仅是商家做虚假广告的事了,谢予有点担心周呈露。

“社会上的问题是比较多,但解决方法也有很多。天空并没有完全变黑,还是有晴朗的地方。”

“那……我哥有没有说什么?”

周呈露沉默了片刻:“这件事我暂时没有告诉他。”

“我估计他还不知道,我妈肯定不愿意他为这事分神。那要是他回来后知道了,会不会怪你啊?”

“不会的,我会跟他好好沟通。”

谢予不知道自己的暗示有没有奏效,她觉得自己说的挺明显了,可是听周呈露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

难道她觉得这样默默帮谢唯解决后顾之忧没问题?她心甘情愿被谢家的人压榨利用?

陈一雎抓了把瓜子放她掌心:“小予子你最近怎么了,每次跟周医生打完电话都怪怪的。”

谢予看着她,盯得陈一雎想主动把瓜子拿回来。

“橘子,我向你请教几个问题。”

陈一雎和谢予成绩不相上下,唯一变化就是最近谢予变得很勤奋了,作业分数也明显比她高了。

“你现在还有要跟我请教的问题?”她指了指空着的陶念希的座位,“桃子比我强。”

谢予把她拉到旁边坐下:“你和我说说,没出柜的拉拉一般是什么心态啊?”

陈一雎嗑瓜子的动作卡了半秒:“你怎么对这个感兴趣了?”

谢予当然不能出卖周呈露,正好周围有个现成拉拉,而且平时陈一雎对这事从不遮掩,很大方,也不介意别人的好奇。

用她的话说,就是多做科普能有效降低其他人对拉拉的偏见。

“就……上次去了迷漫吧,就对这方面突然多了点好奇。”

“哦,那你多去几次能领悟更多。”

谢予瞪了她一眼。

“反正据我接触过的那些,有很多都是因为过不了心理那一关。当然,心理那关包括了对自己的承认,还有害怕家人的反对,当然还有社会的压力啊。”

“可是你看上去很坦然很轻松。”

陈一雎的笑里多了分无奈:“那是因为我相信真爱是值得义无反顾的。”

周呈露并非像谢予在电话里感觉得那般毫无波澜,这几天和谢唯的暂时分开让她有了冷静思考的空间,对于这段感情也多了更多客观审视的时间。

或许,当初答应谢唯的追求的确是一种冒险,现在是时候需要暂时调整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