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丫鬟的脸红日记 顾鹿诗

第 11 章

小说:

丫鬟的脸红日记

作者:

顾鹿诗

分类:

古典言情

德才摔的头晕目眩,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看见是我后眼中闪过慌乱。

“别用你的脏手碰它。”

德才眼神四处飘忽,我琢磨他买这些药定不是为自己,难道四少爷病了?那可是天大的好事,苍天有眼。

我不屑应了一声,将手里捡起的药材丢在地上,顺便故作无意地踩了几脚,这才进入药房给三少爷抓药。

因药方上所写的药材多且繁杂,我在药房内站了许久,转头往门外看去,德才早已收拾好药材离开,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想到这里,聪慧如我,借着与药房伙计闲聊,谎称自己与德才是同一个主子,刚才那药被我给踩了,生怕德才回去告诉主子治我的罪,所以想请伙计照着刚才的药方再给我配一副。

伙计面露难色,但刚才我与德才相撞时他也站在一旁看了个一清二楚,加上我穿的也是楚府的下人衣,便信了几分,最终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又给我拿了一副。

傍晚,三少爷那双狭长好看的丹凤目上已经敷上药棉,由一块白布条缠绕固定,柔软的白布搭在他的眉眼间,显得他的鼻梁更加高挺俊拔。

今晚老爷要宴请贵客,夫人和大少爷知道三少爷不愿出席,便交代了几句匆匆离开。临走前,大少爷恩威并施,既念我有功,赏我翡翠首饰一副,又指责我胆大妄为,敢私下对三少爷使用此等凶险之法,这次只是走运而已,若下次再犯定不轻饶。所幸三少爷不耐出声说我只是一个听命于他的丫鬟而已,大少爷这才罢休,随夫人离去。

须臾,我帮着大夫们收拾药罐,见没人注意我,悄悄拉着李神针到一旁。

“李大夫,劳驾您帮忙看看,这些是什么药?做什么用的?”

我将藏在衣襟里的药材包拿出,李神针没什么架子,接过药材仔细看了看,顿时脸色微变。

“这是避子汤,这……”

李神针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坐在软榻上喝药的三少爷,俨然一副他了解了的神情。

“不是,不是您想的这个……”

我急急想解释,可李神针却压低了声音。

“这药虽能避子,但这里面几样药材用量凶猛,极伤女子之身……姑娘若是需要,我可以重新为你调配一副药性温和的。”

我闻言,连忙摆手摇头。

“不用不用,这不是给奴婢用的……”

我越描越黑,李神针见我不愿承认也不想牵扯太深,点点头离开。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我依旧捏着那包药材若有所思。当时我配这包药是防着四少爷暗中使坏,毕竟三少爷为了宝轩的事压的他颜面丢尽,以他那睚眦必报的性子指不定会使出什么见不得人的诡计。

结果只是一包避子汤,难道是我想多了?四少爷风流成性,恐怕是为了防止闹出“人命”而已。

“你又在那想什么?”

三少爷出声,我本想将此事说出,但是四少爷这点龌龊事何必说了扰三少爷的耳根清静,便将药材放好,道:“没想什么。”

“你方才与李大夫说什么?”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三少爷这么爱管爱问。

“奴婢让李大夫帮忙看看脑子。”

我怏怏道。

三少爷静默片刻,清了清嗓子:“本少爷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我满脑子都在思考四少爷的避子汤,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差一点就能想到了,可到底是差哪儿了呢?

三少爷见我许久没出声,误以为我对白天的事沮丧,便握虚拳置于薄唇前轻咳两声:“你若想学尺八,本少爷可以教你。”

“奴婢不想学。”

我学那干嘛?那都是富家公子小姐、文人雅士玩的。我就挺喜欢我这唢呐的,等以后回了村子,我就继承爹爹的衣钵给人哭丧去,我哭的可好了,爹说我是难得的好苗子,哭声嘹亮嗓门也大。

“不,你想学。”

??

“少爷,奴婢真的不想……”

话音未落,三少爷清俊的脸色逐渐沉了下来,我忙改口:“奴婢想学,奴婢想学的要死。”

三少爷闻言,这才露出满意的淡笑:“好。”

屋内,一炷檀香袅袅白烟垂直而上,夕阳余晖透过窗棂斑驳洒入,轻落在三少爷如刀刻般完美的侧脸上,些许光晕穿过他鸦羽般浓长的睫毛飞落眸中,煜煜生辉。

我拿起尺八,奋力想要吹响。这乐器看似笛子和箫,但极难吹奏,无论我用多大的劲儿吹出来都是蔫儿蔫儿的几声噪音,让我一度怀疑当初三少爷吹出那美妙曲子的根本不是这尺八。

“吹尺八,讲究丹田和胸腔同时发力,切不可用蛮力。”

三少爷慢悠悠道。

“少爷,奴婢没有丹田。”

“慢慢练。”

我绝望极了,我为什么要练这个……

正当我苦恼时,突然脖子上一凉,想低头却被三少爷阻止:“别动,嗓子收紧,莫用蛮力。”

我通过一旁的铜镜,看见三少爷正认真地拈两指放在我的脖子上,感受着我喉头传来的轻微颤动。

三少爷的手指煞是好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触感也是微凉。

“吹。”

三少爷感觉到我停下来,皱眉命令,我回过神,用力吸了一口气,试图寻找他说的丹田发力,配合他指尖轻轻的发力引导,竟真让我吹出了曲调,只不过我吹的还是我爹教的那首曲子,我只会那一首。

三少爷欲言又止,我觉得他可能想骂我,但良久后他叹了口气。

“书架上有琴谱,你自己去看吧。”

“奴婢……奴婢看不懂,奴婢不识字。”

“本少爷教你。”

话音落,我俩同时一愣,三少爷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但我是惊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他作为主子,竟要教一个丫鬟习字?是一时兴起?这兴又是从哪儿起的呢?

三少爷似是猜出我的疑问,淡然解释:“水蛭之法是你提出,又以身试险帮了本少爷,本就该有重赏,既你不识字,本少爷亲自来教。怎么,你不愿意?”

我忙行礼谢恩:“不不不,奴婢受宠若惊。”

要知道三少爷可是出了名的书法神童,听说他一手流云字体盛名在外,多少人一掷千金想求得他指点一二,却都被拒之门外。我一个粗使丫鬟,能得三少爷亲自指点,即便我是块顽石,也能开一点点窍吧?

天色渐暗,我点上油灯,拿出宣纸笔墨,待磨好墨汁后想要搀扶三少爷入座,可三少爷却摆手,坚持自己慢慢摸索着走过来。

三少爷落座,我将沾好墨的毛笔递给他。

“你想先学哪个字?”

三少爷问我,我想了想:“奴婢想学自己的名字。”

三少爷点点头,一手摸了摸宣纸,另一只手正要落笔,院子传来少女清脆动人的声音。

“玄知哥哥!我来看你啦!”

“快去把门锁上。”

三少爷皱眉,沉声吩咐。

我不明所以,但能从他语气中感受到形势紧迫,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正要将门栓扣上,突然门被人一脚踢开,所幸我眼疾手快将将避开。

“玄知哥哥!”

一名身着银纹绣百蝶花裙的少女,甜唤着三少爷的名字,步伐轻快地走了进来。少女身量纤纤,皓齿明眸,杏眼桃腮,眼中水波盈盈,满盛的笑意似要随时漾散出来,一看便是富贵人家娇宠惯了,未染半分人间疾苦的掌上明珠。

这种贵人我可不敢得罪,立刻低头退到角落等候吩咐。想来,今天老爷宴请贵客,请的便是他们。这少女我见过,向家最得宠的二小姐,名为向晚意,从小就出落的明艳动人,灵动活泼,因是向老爷老来所得的幼女,对她的珍视偏溺,只从名字取自的“晚来如意”四个字,便可见一斑。

向家与楚家世交,关系近亲,听说两家有意让三少爷和向家二小姐联姻。

这两人长的都顶好看,以后成亲生了娃娃那样貌肯定不得了,只不过三少爷好像很排斥向家二小姐的亲近。

“玄知哥哥,你当真一点都看不见了?”

向晚意好奇伸手想去摘三少爷眼上的白纱,我见状顾不得多想,赶紧上前阻止。

“向二小姐,大夫交代过这纱布摘不得。”

向晚意收回手,开始上下打量我,别看我表面上很镇定,两条腿已经开始抖了,不是我怂,而是这些主子们一贯阴晴不定,一会儿掌嘴一会儿打板子一会儿浸猪笼,这谁能受得了。

“你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奴婢叫四喜……”

“四喜,送客!”

三少爷显然是耐心耗尽,懒洋洋往椅子上一靠道。

“四喜?你就是四喜?”

向晚意柳眉一挑,看向我的目光突然充满了攻击性。我也不是真傻,联想到之前传出去的那些谣言,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她对我的恶意是从哪来的。我后悔,着实是后悔,反正都遭了后来的浸猪笼,还不如一开始就坦诚,也免现在四处流传的谣言。

“向二小姐,少爷刚服了药需要歇息,奴婢送您……”

向晚意樱唇一抿,抬手就要给我一个嘴巴子,我认命地闭上眼等待,可等了半天都没动静。我不解睁眼,却见她维持扬手的动作,眼珠子一转,完全将我无视,亲热地凑到三少爷的身边。

“玄知哥哥,你的丫鬟好聒噪,你在做什么?你都看不见了还要练字吗?”

三少爷靠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试图以沉默来对抗向晚意的热情。

向晚意见状,不满嘟嘴,大胆地摇晃着三少爷的胳膊。

“玄知哥哥,你睡着了吗?你要练字我陪你嘛,我给你当眼睛好不好?”

“好啊。”

三少爷每次说好啊的时候,我的鸡皮疙瘩都会起来,因为我知道他一定没憋什么好屁。果然三少爷对向晚意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给本少爷。”

向晚意吓的双手捂眼:“那我不给你当眼睛了,你……你挖四喜的,她一个丫鬟的眼睛,挖了也就挖了。”

我真是……谢谢您嘞!

“她的眼珠子好看,本少爷不舍得。”

三少爷这话有鬼!

虽然三少爷才相处了一段时间,但我觉得我已经能敏锐地察觉到他的阴险狡诈!他、他这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了!他一个瞎子,到现在都没见过我啥样,我的眼珠子好不好看他知道个屁!

就在我瑟瑟发抖时,三少爷突然摸起笔架上的笔,宠溺地又喊了我一声。

“四喜,过来。”

“玄知哥哥,你是被下毒把脑子毒坏了吗?她的眼珠子哪里好看了?”

向晚意急的跺脚,我羞愧难当,磨磨蹭蹭走到三少爷的面前。

“少爷……”

三少爷手抓住我的手腕一拉,我猝不及防一个踉跄撞进他的怀里,又被他反手一转,背对着他坐在他宽厚温暖的怀里。

又来??

“玄知哥哥!你们!分开!你这恬不知耻的贱婢!”

向晚意小脸气的红一阵白一阵,全然没有了大家小姐的样子,冲上来拽着我的胳膊就要把我扯开。三少爷察觉到动静,一只手紧紧拽住了我另一只手腕,我被二人来回拉扯,欲哭无泪。

“都放开我!”

向晚意拽的时候故意用指甲掐我,我疼的大喊一声,趁着二人同时愣神之际,猛然抽回自己的胳膊,老天爷差点就要被撕开了。

随后我深吸一口气,故作委屈地挤了几滴眼泪,转身扑进三少爷的怀里,肩膀做作地颤抖不停。

“玄、玄知哥哥,人家的胳膊好疼,不想练字了,咱们早些歇息了吧。”

这张脸,我四喜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