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的人外日常[综英美] 飞天丽饺

黑猫-蝴蝶食腐

小说:

你的人外日常[综英美]

作者:

飞天丽饺

分类:

现代言情

今天的天气真的不错,但你的心情就不像天气那么好了。

夏洛克·福尔摩斯叫住你后就蹭蹭跑向门口要下楼找你,而你僵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是走是留。

你对福尔摩斯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比如本世纪最厉害的侦探,智商两百多,反正就是很聪明的样子,你怕他看出你的异常来,毕竟好像不会有一只猫可以如同你这样送花敲门。

你要是走了,岂不是心虚,更证明你有特殊,要是不走,万一被他抓住怎么办。

还没等你纠结完,夏洛克就已经跑下来了,他一把拉开门说道:“我记得你,昨天在案发现场的猫。”

他哼笑一声:“你知道自己最大的破绽是什么吗,是眼神,你的眼神太灵动了,一看就是能听懂我说的话。”

夏洛克侧身让出一条路来,“花是给哈德森太太的吧,先进来再说,我可不想被人看到自己和一只猫说话,会被当成精神有问题的。”

你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抬脚走了进去,不管怎样,先把花送到。

哈德森太太正在一楼做小饼干,见到你进来,惊喜坏了。你把花放在她脚边,又对她喵了一声,哈德森太太直接捂住胸口,一副感动到不行的样子,非要喂你一袋猫条不可。

盛情难却,又是你最爱的三文鱼味儿,你也只好把猫条吃了个精光,不然会伤了这个老人的心的。

你可真体贴。

你大口把猫条吃光,然后又上了二楼,期间夏洛克一直在门口盯着你,见你上来才转身回房。

约翰·华生正在敲电脑,见到夏洛克进来,忍不住吐槽道:“你刚刚不会真的去追猫了吧。”

夏洛克没理他,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对你扬了扬下巴:“说吧,你是巫师变得吗?”

他微微倾身,两腿交叠,“我想你也知道,我有个哥哥,虽然很不想这样说,但他的名头有时候还是挺好用的,你也不想被他知道吧?”

他一张口就戳到了你的软肋,这正是你所担忧的。

你颇感头痛,跳上桌子端坐好,解释道:“我真的只是一只猫而已。”

“夏洛克,你是不是又嗑药了,怎么和猫聊起来了?”,华生一脸好笑地反问,随后听到你说话,他直接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指着你,“猫!说话了!”

夏洛克·福尔摩斯向后一靠,躺进椅子里,用一种见怪不怪的语气说道:“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外星人都在地球到处乱跑了。一只会说话的猫就把你惊到这样?”

他摇了摇头,就差脱口而出一句,华生,你真让我失望。

只不过,如果他没在你开口的瞬间突然攥了一下拳头,恐怕说这些会更令人信服。

你点点头表示附和:“是的。我只是一只普通的猫罢了。”

约翰·华生揉了揉脸,还是忍不住反驳:“普通的猫可不会像你这样,说话,用英语说话!”

他用一只手扶住额头:“这个世界真的太疯狂了。”

你眯起眼睛,“我除了会说话以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说话间,你的尾尖不住地轻轻晃动。

夏洛克突然问道:“昨天的案子,你怎么看?我看到你在听我们分析案情了。”

那个死去女人哭嚎咒骂的样子你还有印象,只是夏洛克问这个干什么。不过你有心想要挫一挫他的锐气,他抓住了你的小把柄,你怎么也要扳回一局才行。

“昨天那个女人吗?凶手是她的前男友。”你的吐字慢条斯理,透着一股从容。

夏洛克听到后双眼一下睁大了不少,他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约翰,你看看,猫都比你聪明。”

约翰·华生:?

约翰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谢谢你,夏洛克。”

“既然没事的话,我就告辞了。”你非常优雅地微微点头行礼,就要起身离开,夏洛克却叫住了你。

“有个案子,刚刚的消息,要不要一起去?”,夏洛克冲你扬了扬手机,屏幕停留在警局的内网,上面最新的消息赫然是——林中发现一具不明腐烂男尸

你歪歪头,欣然答应:“好啊。”

到时候你一下说出凶手的身份,他却一无所知的样子,一定有意思极了。

约翰·华生看看你又看看福尔摩斯,仍是一副云里雾里怀疑人生的表情。他整个人都糊涂了:难道现在猫会说话也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了吗,只有我一个人感到不可思议吗?怎么反应都这么平淡,是我小题大做了?

雷斯垂德的电话来得很快,不超过半小时,警车就停在贝克街楼下了,你跟着两人一起坐上车,警长还看了你好几眼,“你们新养的猫?办案也要带着吗?”

约翰和夏洛克同时开口,

“是。”

“不是。”

华生用手肘怼了夏洛克·福尔摩斯一下,示意他闭嘴,随后对警长解释道:“是我们的猫,对辨别气味特别厉害,受过训练的。”

警长雷斯垂德一脸狐疑,但还是没说什么。

你则全程老神在在地趴在椅子上,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甚至因为发现尸体的地点在郊外,路程太久,还在路上睡了一觉。

尸体在的地方很偏僻,在茂林之中,树林深处,上午的阳光都被遮挡的不剩多少,林间一片阴凉。

你不喜欢在树枝之间穿来穿去,就勾了勾约翰·华生的裤脚,直起身子挂在他小腿上,示意他把你抱起来走。

华生只觉得受宠若惊,他昨天想要摸你还被无情拒绝了。

雷斯垂德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介绍情况:“是一个打猎的人,他闻到了很浓重的臭味儿,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儿有具尸体,至少也得有一个多月了,一部分是白骨,一部分正在腐烂,那样子...你们看了就知道。”

得益于猫灵敏的嗅觉,你比所有人都更早闻到这股刺鼻的臭味儿,等终于来到目的地的时候,你甚至觉得自己的鼻子要失灵了,呕。

你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后悔。

抛开味道来讲,尸体的样子有种诡异的美。

几朵野花从它的骨缝间钻出,随风摇曳,蕨类植物的根系和翠绿的藤蔓将尸体紧紧缠绕住,它们从这幅腐烂的血肉里扎根,汲取它未尽的养分,各色的霉菌铺满这片区域,灰白色、蓝色、黄色,如同一幅绚烂到令人头皮发麻的画。

它的下半身埋在泥土里,上半身露在外面,手臂向前伸出,像在爬行,又好似求救,许多蝴蝶在周围来回飞舞,被来人惊扰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哇哦...”,约翰·华生捏住鼻子,嘴里发出一句惊叹。

这具尸体已经高度腐败,几乎找不出什么明显的线索来,只能等待法医具体解剖后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结论。

但它有一个极为明显的特征——尸体的左手掌缺失。

这不是第一个拥有这样特征的男尸,两个月前还发现一具无名男尸,也是左手掌消失不见,几乎可以怀疑,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

而且凶手有将被害者的左手收集起来的癖好。

假设凶手每月作案一次,那么他很快会再次出手,这也是雷斯垂德请福尔摩斯过来的原因,想要尽快抓住凶手,避免他再次行凶。

在所有人都观察尸体的时候,你却光明正大和死者的鬼魂交流起来,并不担心他们也会发现什么,在其他人眼中,只是一只小猫咪在乱叫而已。

你是福尔摩斯带来的猫,就算他们有意见,也会冲福尔摩斯提出,不会管你。

这是一个看起来还算强壮的男人,身高大约在一米八左右,穿着衬衫西裤,一看就是有良好工作的人,他的神情还算平静,也许是因为死去太久,早就接受现实了。

你站的远远的,实在不想踩到那堆霉菌上,“喂,那边的先生,你是怎么死的?”

鬼魂四处看了看,最后抬手指向自己:“你在和我说话吗?变成鬼竟然可以和猫聊天...”

你用尾巴扫走乱晃的飞蝇,“是的,就是你,请问你是如何遇害的呢?”

这位死去的先生长长叹了一口气,“我是被瑞可健身房的保安杀死的。我有健身的习惯,每周都会去几次,可能就是这样被盯上的吧。”

“他杀我的手法很娴熟,抛尸的路线也是规划好的,肯定不是新手作案。”他说着,眼睛又红了起来,应该是回想起自己被害的过程,心生愤懑。

“请放心,警察一定会帮忙捉到凶手的。”,你安慰道。

“我知道,那位一定是大名鼎鼎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和约翰·华生医生了,我还是华生博客的忠实粉丝呢,唉...或许我这件案子也会被他记录下来发表在网上吧。”,鬼魂双手摊开,感慨道:“真是物是人非啊!”

“我对你的遭遇感到抱歉,但鬼魂不能长时间留在生界,不然你的灵会受到磨损,请允许我送你回冥界。”,你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就打算完成本职工作了,不然一直对着空气叫来叫去,也会有些奇怪。

“怪不得我们可以交流,原来关于黑猫的传说都是真的,你们是冥界的使者是吗?怎么不问我有没有未尽的心愿需要满足的。”,鬼魂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又好奇发问。

“并没有这种服务,你看太多奇幻小说了。”,说完你就对他微微点头行了一礼,随后打开了冥界的大门,送这位可怜的先生灵魂安息了。

一旁的人类并没察觉有什么特殊,只是突然感到一阵凉风袭来,风不大,但是阴冷的很,吹得人忍不住想要裹紧衣服。

你全做无事发生的模样,又慢悠悠来到福华二人组身旁,他们已经检查完尸体,要回警局查阅卷宗。

你本想让约翰·华生继续抱你回去,又考虑到自己刚刚在泥地上走了半天,脚上肯定沾了很多泥土,会蹭脏他的衣服,正犹豫间,华生却主动弯下腰把你抱在怀里。

你整个猫都僵住了,只好维持仰着的状态,让四只爪子朝向天空。

路过的年轻警察还关心道:“它怎么了,不会是被熏晕过去了吧?”

你在约翰的解释中,把头埋进了他的夹克里。

太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