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酒【斗罗】 相遇有缘

3. 三年

小说:

酒【斗罗】

作者:

相遇有缘

分类:

穿越架空

魂环的颜色从金色开始攀登,逐渐变深。在攀登到金紫色时,武魂开始剧烈振动,叶溪辰的身体开始冒出冷气。嗡嗡作响的声音吸引了沉浸在酒中的酉老。

吸收魂环靠的是自身的意志,外力的安抚并没有多大作用,但是酉老依旧将冰床放到叶溪辰身边,希望可以给她的体温一丝回暖。酉老轻哼着,继续喝上了酒。

用于收割巨兽的巨镰上的煞气随着魂环吸收越来越重,光芒终于冲破金□□限染上了紫色,蔷薇的根刺更加的锋利,原本装饰品似的蔷薇染上了更加妖艳的色彩。

在叶溪辰还没完全吸收时,另一魂环随之而来,意图进入另一武魂。结果,“啪叽”一下。

小光球冲了出来,光球中伸出了一个小手臂将它打进了巨镰中。守着酒杯,这么好喝的东西,怎么能让其他魂环进来!

小光球成功守住了酒,叶溪辰却因为突无意识吸收的魂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人在遇到生死瞬间所爆发的力量是强大的。

细细的血丝染红了叶溪辰的衣袍,身上所散发的冷死就连暖冰也止不住。

存与气血中的金色能量喷涌而出,巨大的力量让叶溪辰最后的魂环停在了深黑色,一个跨界的力量。

……

醒来后得叶溪辰,连人带衣被放躺在一个巨大的药泉中。

我的族地,到底还有多少奇珍异宝啊。也许,走的时候可以薅一点。叶溪辰笑得有点猥琐。

见钱眼开,是人的本性啊,反正,魂导器还有好大平米的空间没用呢。

酒神一考已经结束,剩下的时间,应该可以自由一点吧。

“小家伙,刚刚增强的实力,一般来说要做什么呢?”酉老笑眯眯地拍了拍叶溪辰的肩膀。

糟糕……

在叶溪辰受到“非人对待”时……

星斗大森林,小舞又一年的回家日。

“商姨,辰辰还是没回来吗?”小舞趴在商辰的怀中,“小舞可是带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呢!还有,还有,我可是为了见辰辰,一直拒绝小三邀请我回家的请求哦!”

“辰辰,没那么快呢。”商辰抚摸着小舞细长的头发,“小三,是宿舍弄混认识的朋友吗?”

“对呀!他还挺厉害的!武魂是蓝银草呢!”小舞跳起来,笑得灿烂。

“看来小舞对同学的感官很好呀。”商辰也微笑着,隐晦的看向一旁,房内比比东正和叶酏交谈,兔子姐在一旁睡着,应该是神智短暂回归后累了。

小三吗?兔子姐说那孩子身上,有阿银的气息,她的孩子啊。

按他的性子,他可不会让他的血脉受到伤害,看来,他又打上了那个主意!这次倒是好计谋,从小培养吗?呵。

小舞在商辰沉思时早已跑去找大明二明玩耍。

“小舞,来一下。”商辰手中凝聚起一朵蔷薇。

“来啦!”小舞从二明肩上纵身一跃来到商辰面前,胸口被别上了一朵黑色的蔷薇。

“好漂亮!”小舞兴奋的蹦哒着。

“小舞,注意礼仪。”抱着兔子的比比东和叶酏走了出来。说是这么说,却被护女心切的兔子“啪”的打了一巴掌。

这真是,哎。比比东一阵无奈,抚摸着兔子,看着她享受的翻了个身。

“商辰,你,费心了。”想来,比比东是看见小舞胸前的蔷薇。

又是“啪”的一声,比比东带上了点委屈,想耍下帅都不行吗,周身的威严瞬间崩塌。

星斗大森林中心,依旧是气氛祥和。

星罗帝国。

华丽的宫殿中,瘦小的少女蜷缩在墙角,面无表情带上点麻木。

就在刚刚,她又一次逃脱了刺杀。这是她拼死反抗的结果,她,杀人了。这次的刺杀,没有人救她,整个宫殿,没有人“听”到她的呼救。

手中握着一块黑色的勾玉,“骗子!”是谁骗了她,还是她骗了自己。

绝望在心中蔓延,我真的赢不了吗?我的命运,就这么被决定了吗?

带着血wu的脸上,第一次燃起了光,那光名为:仇恨。

少女来到门前,刚要推门而出却听到了门外传来的议论声。

“听说二小姐的婚约者跑了。”

“喂喂喂,这可说不得啊,不过也是,两位二少爷二小姐年龄差那么多,受不了逃了也不是没有道理啊。”

嘲讽的笑声传来,少女有些难以置信,逃了?逃了!那些信也是骗人的吗!手中紧握着勾玉,泪水有些不争气的滴下。

不,不能哭,我只剩自己了,我不能哭泣,不能伤心,我想活着,要活着啊。

推门而出,被雪染红的衣服让门外的人都吓了一跳,“他,去哪里了?”

问话很轻,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门外的人有些颤抖的说:“是,是一个叫史莱克的学院。”周围远一点的人又开始调笑。

“这少爷是真的放弃了啊,这可真自私,咱二小姐了怎么办啊。”

“还是没听过的学院,真是……”

少女已经无心顾及她们,史莱克,史莱克是吗,懦夫,你等着。

突然,一个惊慌的声音传来,“花园着火了。”

这是最后绝望的火焰。

【索托城是一座大城市,这一点从其武魂殿的配置为第三级的武魂主殿就能看出。

此时刚过中午,骄阳似火,索托城西门走进来两个年轻人。看上去,他们都只有十几岁的样子,身上并没有携带什么行李,一男一女。

男孩儿衣着朴素,看上去十二、三岁的样子,身高有一米七左右,穿着一身淡蓝色劲装,很利落。腰间围着一条镶嵌了二十四颗玉石的腰带,黑色半长发勉强垂到肩膀,相貌虽不算英俊,但却给人一种很容易亲近的感觉。嘴角处始终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如果说男孩儿看上去是平和而普通的,那么,在他身边的女孩儿看上去就不那么平凡了。

丝般顺滑的黑色长发梳理成整齐的蝎子辫,即使是发辫,也依旧垂过了小腿的位置,她比那男孩儿还要高上半分,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小衣,将已经开始发育的身材紧紧包覆,她那纤细得不赢一握的小蛮腰令无数女性羡慕。

女孩儿抬起手,在自己微有潮气的额头轻扫,有些抱怨的道:“终于到这什么索托城了。真不知道大师怎么想的,明明有好几座中级魂师学院都表示要无条件招收我们,他却非让你来考这里那座连等级都没有划分的破学院。”

男孩儿微微一笑,道:“老师让我来考,可没让你来,谁让你非要跟来的。幸好巴拉克王国和法斯诺行省接壤,不然你岂不是更要抱怨了?”

这一男一女,正是从诺丁初级魂师学院而来的唐三和小舞。】

叶溪辰在暗处远远地看着三年没见小舞姐,自己的身高,还是没怎么长!而小舞姐旁边那个,就是妈妈说的唐三了。面色暗沉,她感受到了威胁!虽然没有酉老的威压大,但是程度上应该和东姨差不多!封号斗罗!和东姨一样有百万年魂环的封号!

敌人吗?盯上小舞姐的吗?还是,那个唐三的。

叶溪辰紧紧拽着胸前和小舞一样的蔷薇。即使这一年与酉老练习,但她可还没有能在绝对实力隐瞒自身气息。

下一秒,强大的气息走了,来的快,去的也快。叶溪辰一摸身后一手的冷汗。再抬个头,人呢!别丢了,快跟!

当叶溪辰进入酒店时,正好看见两人与一名男子对打,草碰老虎,小舞在一旁加油助威。叶溪辰微微一笑,看来小舞这事没少做呀。

叶溪辰第一次见其他魂师打斗,在看见唐三赢过那只老虎后毫不意外。心中总结,在柔韧面前,蛮力是行不通的。

第二天,叶溪辰乔装打扮,混入队伍中。朴素的白衣,搭配着格子裤,将长发束进脑子里,一副少年郎样。

身后来人排队,叶溪辰往后一瞄,再向前看看差十几人的小舞,最后在自己头顶挥了挥,低头看了看。嗯,不急,我才九岁,才九岁!

队伍开始骚乱,将魂力汇聚于双眼,叶溪辰清晰地看见:桌子旁的老者开了魂环,带着魂力扩散的声音正好传到耳边,“我们史莱克过十二不收,没有二十级不收……”

真是嚣张到极致,又有嚣张的资本。

叶溪辰舔了舔有些缺水的嘴唇,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不过也确实是天真热。不经往后靠了靠,因为身后一直传来阵阵凉意。前排却又是惊呼,只因为出现了一个七宝琉璃塔。在宗书上说应该是七彩琉璃宗之人。

不过,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她只是单纯的来玩的呀,顺便送东西的。加入学院什么的,现在自己还是游玩的年纪呢。

叶溪辰有点自我陶醉,小光团在精神海里忍不住抽了她一下,身后的人也把她的各种神情看在眼里。

有些困惑,看着一个白净的男生,怎么脑子不太正常。看着他一点点往后靠,少女微微皱眉往后撤。抬眼看向前方桌子旁的男子,再看身前往后靠的男生,果然,男的都一个样吗。

这里,叶溪辰大写的冤,我,才九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