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酒【斗罗】 相遇有缘

2. 酒神第一考

小说:

酒【斗罗】

作者:

相遇有缘

分类:

穿越架空

阴阳分明,正邪相依。

叶溪辰所看到的景象正是如此。

“酉老。”叶酏带着叶溪辰向池子旁的老者行礼。

酉老摆摆手,拿起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口,“这是你的孩子。”

酉老望过来的目光犀利,叶溪辰仿佛自己内心所有的秘密都被他洞穿,这是个,可怕的存在。

却心甘情愿地守在这里。

叶溪辰隐晦的环视周围,微微抬头,对上了酉老带着笑意的眼眸。叶溪辰抬起手挠了挠脸,讪讪的微笑。

“酉爷爷好。”

“小家伙,释放你的武魂。”

叶溪辰释放出自己的武魂,一个对她目前来说巨大的黑镰 ,另一个洁白小巧的酒盅装着透明酒液。

原本平静的池子,随着叶溪辰武魂的释放开始产生细碎的波纹。在完全释放后便如同沸水一般沸腾起来。

酉老眯起双眼,“叶小子,你走吧。”

“酉老……”

“你的女儿,资质很不错。走吧,有什么要交代的赶紧说,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侯可以相见了。”

“辰辰。”叶酏抚摸着叶溪辰的头,“不用太担心,爸爸妈妈都会为你加油,一切事情,只要你开心就好。”

叶溪辰撇过脸,轻咳了一声,别问,问就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父亲在说什么。眼神偷偷瞄去,好家伙,本来以为是个正经慈祥的老头,笑得和狐狸一样,这个老狐狸!

“爸爸,辰辰没事的,我会想爸爸妈妈的,也会在酉爷爷这里努力的,酉爷爷会照顾我的,对吧。”叶溪辰笑着看向酉老。

嘿,这孩子,一个小狐狸,连自己父母都骗过去了,“呵呵呵,是啊,叶小子,我,你还不放心吗?”

叶酏郑重的再次向酉老行礼,“酉老,辰辰,就交给你了。”抬脚走向来时的方向,念念不舍的回头看向叶溪辰。

池子还在沸腾,叶溪辰将武魂收回,有些虚弱的坐在地上。而酉老在这时拉起叶溪辰的衣领,将其扔下了池子。

我他喵的,这个臭老头!

事实与预想不符。本以为的窒息感并没有来临,反而身周有一点暖洋洋的。

渐渐沉底,霎那间,来自灵魂的压力席卷而来。蜷缩着,忍受着。仿佛,有什么从深处被打破了……

我是谁?我是叶溪辰。我出生在哪?斗罗大陆,星斗大森林。我又是谁?叶溪辰。我出生在哪?地球……这一瞬间,叶溪辰似乎感受到了两个灵魂的真正融合,却也忘记了什么。

金光,于眉心亮起。一个精巧的指甲盖般酒盅印在其中。

昏迷的叶溪辰被池子托举而上,眉间的金色使她洁白的脸带上空灵的圣洁。

意识在云雾中游荡,庄严的声音从天外来临。

“我酒神的子民啊,荣耀吧。你将继承我的意志成为下一个神明。”

“哦。”叶溪辰盘坐着,轻描淡写的回答。

“可以长生不老哦。”

“我知道。”

“我可是一级神袛哦。”

“哦,好厉害。”

“我虽然是酒神,但是也很厉害的!”

庄严的声音憋不住了,带上了点无理取闹,“我不管!你就要继承酒神的位置!”

叶溪辰盯着面前的光团,“我没说我不继承啊。”

“我就说嘛,没有人能抵挡成神的诱惑!”声音突然有些飘忽,“你看得见我!?”

叶溪辰的手在刚刚不受控制地戳上了光团。在光团说完的那一刻将它放在手上揉搓,哦~好奇妙的手感。

“你,你给我出去!”

意识突然受到挤压,迅速回归了现实,叶溪辰清醒了过来,起身,身上盖了一张毛毯,衣服并没有被打湿。

摸了摸头,“那是我的精神海吧!”自恋!玩不起!的,的,“智慧魂环!”对,智慧魂环。嗯?

“你以为我会听不见你在想什么吗!”

性格真是恶劣啊,还偷听。叶溪辰心想。

“明明是你自己想让我听的吧!你知道怎么断连接的吧!”

哎呀,刚刚它说什么了,我怎么没听见呢。叶溪辰直接断了连接,装作迷茫的样子。

真是恶劣啊,叶溪辰翘起嘴角。

“醒了?”酉老的声音传来。

起身一看,她躺在一张冰床上,带给身体的确是一阵温暖。好生厉害的东西!

“清楚你的考验了吗?”酉老不顾叶溪辰的惊讶询问想要的结果。

听闻,叶溪辰正色道:“第一关,做出您满意的酒。”

“哦~”酉老笑的一脸狡猾,“你知不知道,目前只有早已飞升的酒神所做的酒能满足我的要求。”

“我可几百万年没喝到满意的酒了。”

老狐狸。叶溪辰在心中暗自吐槽,“那,您的要求是什么?”在这没有没有任何工具和原材料的地方,无法用武魂酒做出任何东西,单单的武魂也根本无法满足这老狐狸的条件。

“我要,酸甜苦辣。”

血腥玛丽!叶溪辰想到了那最后一杯酒。但是,这里没有任何材料。

酉老似乎看出叶溪辰的顾虑,指向一旁的石门,“那里会有你想要的食材,但是有巨兽镇守每一种食材。”

“你是先天双武魂双满魂力,你初始的魂环会是神赐魂环,那是你先天的基础。所以,你不用顾忌杀了那些巨兽,因为它们产生不了魂环。它们,会成为你血肉的基础。”

“第一考的时间是两年,小家伙,拿出你的本事,加油吧!”

说完这话,酉老已经不在了。

叶溪辰跳下冰床,整理了自己的着装,神赐魂环,很诱人的奖励,谁不想自己是强大的呢。踏步向石门走去,叶溪辰开始了自己的旅途。

月牙悬在空中,空气中没有一丝响动,连呼吸声都十分微弱,叶溪辰在树上扎伏着等待时机。

一阵微风拂过,叶溪辰察觉到了一股野兽的气息,找到了!

“刷”的一下,叶溪辰冲到了巨兽身前,白光一闪便将巨兽的头颅劈砍而下。而后跌坐在尸体前,伸手抚摸上巨兽的头颅。

巨兽化作金光消失在叶溪辰身体中。叶溪辰喘着粗气将巨镰收起,低声一句“欢迎品鉴”小巧的酒盅出现在手中,一口灌下。在心中无奈这不受控制的咒话,下次能暗念就好了。

此时的叶溪辰已经进入石门两个月之久,已经找到需要的两种材料:盐,胡椒。虽然样子不同,但确实是那个味道。

这里的物质真的丰富呢。叶溪辰舔舔唇,感受自己恢复过来的身体。有武魂酒这个提升恢复的利器和这里能成为力量的巨兽,两年时间,真要好好利用啊。叶溪辰眼中闪过红光,手中是重新召唤出的巨镰,在月光下宛如死神的来临,一个幼小的死神。

在后两年中,叶溪辰一遍遍的杀着巨兽,收集材料与死亡后的金光。叶溪辰也发现酒醉后拥有狂暴作用,也醉酒到无意识过,结果是大片的树木被连根拔起,如狂风过境。在还没魂环的情况下,无意识的醉酒危机让叶溪辰自己也有些担心。

今天,终于到了时间限制的最后一天。魂导器里早已放了叶溪辰最后的成品和这两年并不满意的瑕疵品。

血腥玛丽,一款拥有酸甜苦辣的烈性酒,在叶溪辰以武魂酒为原液做成,或多或少带有些魂力。而最成功的,便是叶溪辰这两年让魂力聚集在酒中不外泄所做出的最后成品。

披着破乱的袍子,背着巨镰,叶溪辰穿过来时的石门。酉老早已算好时间来此等候。

看着酉老在门口迎接,心里有种不知名的感觉,虽然相处只有两年前那么短的时间,不过有人等的感觉还是会让人有些温暖。

“喂!要不是这两年我在和你说话你早就走火入魔了好吗!”

“也谢谢你,小光。”叶溪辰在心中感谢着。

“我才不需要你谢谢呢。”小光在叶溪辰精神海里上下扑腾。

“酉爷爷,这是您要的酒。”

叶溪辰从魂导器中拿出装有深红色酒的透明瓶子放在了酉老的面前。

虽然胸有成竹,但是在酒进去酉老的口中前,叶溪辰还是带上了点忐忑与期待酉老震惊的兴奋。浑身轻轻颤抖,紧盯着酒液的流向。

辛辣的酒液划过喉口,紧接着是舌尖上的疼痛酸麻,苦涩过后是轻微的甜意。都对上了,也品味到了,其中所包含的也正是人生所经历的过程。

酉老很满足,酒中的魂力其实对他微不足道,但是在叶溪辰还没成长的情况来看,她,确实是万里无一的天才。

“你,通过了。”

在这时,叶溪辰的脑海里也响起一道声音,“酒神一考,通过。神赐魂环赐予,年限为最高承受年限。”

两团白光浮现在叶溪辰手中。背后黑色巨镰浮起,酒盅也出现在了叶溪辰面前。强制性的武魂召唤让叶溪辰有些难受,被控制的感觉真的不好。

“小家伙。稳住心神。”

“喂!注意力集中啊!”

叶溪辰盘膝而坐,第一道白光飘进了黑色巨镰中,变成了光环套在外边,光圈的颜色开始了跳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