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英美]只有女主被迫害的世界 韵浅羽

记者好难当19

小说:

[综英美]只有女主被迫害的世界

作者:

韵浅羽

分类:

现代言情

克莱尔在这几天里一直是两点一线,出入《星球日报》之后回到公寓假模假式观察对面的斯塔克大楼,而距离行动开始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我明天晚上就可以行动。”她在通讯器里这样说道,“明天晚上斯塔克会和平时一样呆在自己大厦的工作室里。他的玻璃都是防弹的,我需要你们派一些人手,潜入后刺杀。”

当然,如果她远程,就不可能让九头蛇知道她已经碰上了史蒂夫。

克莱尔有点紧张。

毕竟这件事也算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成功后也就意味着她距离自由更近了一步。而如果失败,一切都将功亏一篑,下一次的时机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她也得到了斯塔克给她准备的一份逃生地图,可以名正言顺从他大厦里撤离,而不会惊动其他。所以这在九头蛇眼里,是一个完美的行动。

只要摆脱了九头蛇,她就可以正常生活,或许只要再摆脱那群联盟的走狗,她就可以回归正常。至少,她不用和布鲁斯保持距离了……

他们又可以成为战友,只用担心哥谭的事情,有时间喘息,至少不会那么容易死。

大战前夜,她要做的准备有许多。武器,服装,再背一下地图,想着到时候可能会花费的时间,什么时候出来,出来后又去哪。唯一的变数可能是九头蛇派过来支援的人会不会打乱她的节奏,又或者是不听命令行事。

但是不论如何,就算是再有什么人打乱这个节奏,最主要的也是要让斯塔克安然无恙,以及让史蒂夫顺利出场。

史蒂夫也在做心理建设,他坐在椅子上,手握着盾牌的边缘,感受着盾牌光滑的触感。他只觉得刚在过去参与战争,眨眼就到了如此新的时代。

“我们给你准备了惊喜,队长。”弗瑞走来,身后跟着一辆车,敞开的车门似乎是想带他去什么地方。

“你要带我去哪?”史蒂夫问。

“一个你之前一直在问的人的住所。”弗瑞说道。

等史蒂夫到达目的地,打开房门,迎面而来的是长期卧床的被褥味,以及玫瑰香薰的气味。四周的墙纸也是淡色的,看起来十分恬静。

床铺上躺着一位白发的老太太,她半眯着眼睛,似乎在小憩。感到门被打开,她徐徐睁眼,在看到史蒂夫的一瞬间惊叫出声:“史蒂夫!”

她想要挣扎着坐起身,却没什么力气。史蒂夫赶忙上前帮助她把床铺抬起来,并握住了她那只干瘪充满皱纹的手。

手有些凉,更是让史蒂夫不敢用力。

“噢——史蒂夫……”年迈的佩姬眼中含泪,“你怎么跑这来了?”

史蒂夫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一时之间又不知道怎么说。他只觉得佩姬红唇军装的模样还在昨天,她还在等待他的那只舞,可再一转眼,就已经过了六十年。

“我只是来看看你,佩姬。”史蒂夫缓了缓,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要太悲伤,“这段时间你都过得怎么样?”

“你错过了太多啦——”佩姬摇摇头,想要伸出手摸摸史蒂夫的脸,“可你看上去一点也没有变老。”

“你也和从前一样美,佩姬。”史蒂夫看着她的眼睛,里面是泪水和时间的痕迹,“都怪我没有赶回来。”

“别逗我了。”佩姬笑了笑,叹了一口气,又想起什么,问:“你找到阿什利了吗?”

她也没等史蒂夫回答,继续道:“我看到她了,我无数次在一些录像带里和照片上看见她了……可我不相信我的眼睛,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我找到了,佩姬。”史蒂夫道,“我找到她了,她很好,我们在努力救她。”

他伸出手指拭去佩姬眼角的泪水,有些慌忙得理了理佩姬白色的发丝。

“噢——史蒂夫。”佩姬再次呼唤。

“是的,佩姬?”史蒂夫期待佩姬再说些什么。

“你怎么会在这?”佩姬眼中是迷茫,她显然忘记了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

为什么?

史蒂夫抬头看向门口的弗瑞,他慢慢站起来,握着佩姬的手不愿放下。

“是阿兹海默症,队长。”弗瑞道,“我很抱歉,但我恐怕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

在这一瞬间,史蒂夫确实是在想克莱尔之前所说的话了。

什么时候,他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他缓了缓呼吸,慢慢松开佩姬的手,问弗瑞:“或许,你可以给我看一些关于阿什利的录像?”

“我恐怕您的权限暂时还不够,队长。”弗瑞说完,便是没有给史蒂夫什么谈判的余地,转身走去。

-

第二天的夜晚,是行动的夜晚。

克莱尔在穿上印着九头蛇标志的防弹衣的时候,看见了对面斯塔克大楼的灯光。和平常一样,没有什么不同。但克莱尔知道,此时,斯塔克大厦的某一间屋子里,已经藏着美国队长,和几名神盾局队员。

牺牲在所难免,这些神盾局特工们知道他们会在这次行动中丧命吗?

或者说,弗瑞会不会向他们透露哪怕一点点消息好让他们别死在这次计划里?

算了,这也不是她应该担心的。

九头蛇小队已经整装待发包围了斯塔克大厦,她也收紧了最后一个带子,戴上面罩准备直接进去。

噢——她还得让史蒂夫回头注意一点把她的头盔打落。

她下楼,绕开监控,走到了建筑后方——也是斯塔克特地告诉她的一个四角。

九头蛇的黑客正在敲着键盘,准备入侵斯塔克的防火墙,打开门,关闭所有摄像头,让他们好畅通无阻进入斯塔克大楼。

“听我命令,根据计划,一路走到斯塔克的工作间,不要停留。”克莱尔说道,“之前得到的属于斯塔克的数据足够为我们争取半个小时的时间,不要搞砸,只有一次机会。”

“可能保守一点。”黑客说道,“斯塔克的数据更新一直很快,所以我会说我们只有20分钟。”

“那就二十分钟。”克莱尔道,“九头蛇万岁。”

“九头蛇万岁!”

进入大楼,克莱尔听见的是身边九头蛇队员的走动声,即便他们再小心,身上衣物和武器的摩擦总是有些声响。她脑子里是循环了无数次的逃生路线,时间线,以及各种时机。

虽然他们都通过气了,但是为了逼真也让九头蛇不起疑,斯塔克各方面并没有对他们放松警惕。所以,黑客在入侵时的花费的功夫还是很多的。

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到了楼上,解决掉了几个保安,最后才是重头戏。

门的那头是斯塔克,也是神盾局的人。

“准备——”克莱尔一声令下,“开枪!”

密密麻麻的子弹在克莱尔踢开门的一刹那倾泻而出,伴随着火花和吵闹的声音,准备收割斯塔克的生命。

托尼实际上在那一头架好了防弹磁场,他悠闲地坐在桌子边,嘴里还塞了半个甜甜圈。他当然知道半夜吃甜品对身体不好,但他熬夜也需要补充能量。

“看起来我们有客人。”托尼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站起身,按下了手腕上的召唤盔甲的按钮。霎时,金红色的零件从一边飞来,扣在他身上,组装成型。

他看上去太胸有成竹了。

克莱尔不确定这是不是计划的一部分。

但她还是下了另外的命令,他们打坏了磁力场的按钮,顺带毫不留情地打坏了斯塔克的电脑——希望他有备份。

托尼也开始对着他们发射盔甲里的炮弹,但终究有限,不如他们的多。但还是有部分流弹击中的一些人,防弹衣并不是万能,冲击大的子弹仍旧可以把人的肋骨震断。克莱尔翻滚到一边,等待着神盾局的出击。

“我已经呼叫增援了你们这群袭击者——”托尼声情并茂说着早就准备好的台词,一边打光自己的全部炮弹,好后面放水,“你们最好现在就离开,否则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很老套,看来一定是斯塔克自己想的。

克莱尔感谢自己的头盔,让自己在里面可以不用注意表情管理。

“他的弹药不够了,抓紧时间——”她大喊着,一边在另一头观察着史蒂夫本该冲进来的入口。

快——

拜托——

一声什么被撞开的声音,另外一边的大门被踹开,红色带有星星的盾牌首先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九头蛇特工们的第一反应便是朝着那盾牌射击,但是都被盾牌轻松挡下。

等到这波攻势结束,史蒂夫站起身,正式走入了工作室。

托尼见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便是打开了天窗飞了出去。

现在,是神盾局和九头蛇的战争。

“斯塔克走了,撤退!”克莱尔说完,他们后面便是也被神盾局特工包围,他们显然无路可退。她转头看向了史蒂夫,史蒂夫也看向她。

没说一句话,史蒂夫便是朝着克莱尔跑来。克莱尔稍稍侧身躲过他的一拳,却稍稍歪头,故意将头盔蹭到史蒂夫的手臂。

史蒂夫秒懂,直接一个高抬腿就踢掉了克莱尔的头盔。

黑色的头盔落在地上,滚了两下,最后是属于史蒂夫的表演时间:

“阿什利?”

“谁他妈的是阿什利?”克莱尔说完,便是一个翻滚再次戴上头盔,这次她有注意扣好头盔的边缘,好不容易掉落。

她一个肘击打上史蒂夫的脸部,史蒂夫演技也不错,直接开始放水,只防不攻,让克莱尔打了好几次他的手臂和脸。但是即便如此,力的作用是相对的,克莱尔的手臂和拳头仍旧生疼。

出于报复心理,她一个高跳,抬起自己的腿用力踢上了史蒂夫的头——毫不留情的。

边上的神盾局特工和九头蛇仍旧在互相缠斗,但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战斗就像是被单独隔了出来,像是在不同的时空里。

而就在他们缠斗得难舍难分的时候,变故在此刻突然发生。

一把飞刀从入口处飞来,准确刺入了史蒂夫的腰部。

又是一把,划伤了他的腿。

克莱尔回头,看见了穿着大衣孤身前来的勒托斯。

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