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被迫披上替身马甲后我又回来了 呱哩咕噜

掌心的玫瑰

小说:

被迫披上替身马甲后我又回来了

作者:

呱哩咕噜

分类:

穿越架空

风见望结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酒吧,趴在琴酒的大腿上睡得正香。她茫然地揉着眼睛坐起来,看到吧台那边的伏特加通过丰富的脸部表情,告诉她,她即将更换搭档这件事情。虽然她确实有换搭档的念头,但这也太突然了吧,完全没有预兆。

她很懵,懵逼地看向琴酒:“啊?琴酒你不要我了吗?”

琴酒的脸色十分糟糕,靠在酒吧卡座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烟蒂堆满了整个烟灰缸。白色的烟雾将他整张脸笼罩,她从来都没见过对方脸色差到这种程度,阴郁得恨不得开鱼鹰把全世界都biubiubiu了。

面对伏特加求救的眼神,风见望结点击存档后很淡定地凑过去,手臂紧贴着琴酒的手臂,伸手拿过大理石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咬在唇边,划过火柴点燃。

“啊~”她故意学着琴酒的语气感叹,“这美味的香烟,味道真令人着迷……咳咳咳——”

艹!呛死了。

“……蠢货。”琴酒顿时不耐烦地咋舌,伸手将她指缝间的香烟抽走,碾在烟灰缸上熄灭,“滚远点,别在我面前碍眼。”

“总不能只让我一个人吸你的二手烟,”她不退反进,凑在他身边认认真真地表示,“极限一换一,我要和你互相伤害。”

“哦?”琴酒的脸色越发不善。

“好吧,开玩笑的。”她耸了耸肩,在伏特加敬佩的眼神下,仰头在琴酒的唇角落下一个吻。

她勾着对方的长发,笑着告诉他:“琴酒,只有我能在你面前恃宠而骄。”

这一套流程做下来,风见望结都不禁在内心感慨,自己现在出息了,竟然都学会勾/引琴酒了。没办法,身边俊男美女太多,一个个又美又飒还有魅力。她要是还在原地踏步,那百分百会被游戏所淘汰,更别说是攻略男人了。

来吧男人,没有人可以拒绝来自玩家的勾引。

琴酒看向她,突然低笑一声。

“女孩,你似乎太过放肆了。”他的手掌附上她的手背,并没有用力,却足以令人动弹不得。墨绿色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他的目光像是一条毒蛇,顺着银色长发蜿蜒而来,仿佛都能听到鳞片划过肌肤的声响,自她的脖颈缠绕至四肢,将她牢牢禁/锢与束缚。

感觉很不妙啊。

风见望结一秒回归菜狗本色,下意识咽了口口水,点开游戏页面,准备情况不对就立马读档。

也不知道是哪个动作取悦了对方,紧绷的气氛蓦然松懈,琴酒那令人心惊胆战的、实质性的目光从她的眼睛一路下滑落在了咽喉上,看着她又怂兮兮地咽了口口水后才餍足地、慵懒地收回目光。

“我的女孩。”他像是在念着诗,带着奇异的嘲讽与狂热。

“我的恋人。”他的掌心顺着她的手背一路滑落至腰间,指尖富含调情意味地在她腰窝处打转。

“我的月光与掌心的玫瑰。”手掌猛地收紧,风见望结一个踉跄直接被对方搂进了怀里。琴酒托着她的臀部,稳稳当当地迈步朝酒吧门口走去。

“愿你度过一个愉悦的夜晚。”微凉的唇瓣时不时摩挲着耳畔,他故意压低的声音里满怀恶意。

风见望结:……谢谢,我会在初始空间里度过一段朴实无华又枯燥的时光。

厚重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半点光都透不进来。黑暗中一切都模糊不清,风见望结试探性地伸手摸索过去,摸到了对方的脸庞,轻微的气息正好扑在掌心。

话说,琴酒爱上她了吗?

她闭上眼睛,感受到腰上的手臂微微收紧。

在琴酒的默许下,打工人风见望结十分胆大妄为地给自己放了三天假,顺便约了基安蒂出去逛街加深姐妹感情。

她一边挑选衣服,一边随口询问基安蒂:“基安蒂,你知道我的新搭档是谁吗?”

“谁知道,”基安蒂翻了个白眼,“其他人都不愿意接过你这个麻烦,那就只能是新人了。”

极限三选一啊。

组织能算得上是新人的,目前就只有波本、莱伊和苏格兰。风见望结掐指一算,自己只和波本出过任务,完成得也还算不错,难不成新搭档是波本?

“唉,所以说为什么突然要我换搭档,”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我觉得我和琴酒配合得挺好的,任务完成率百分百。”

基安蒂嘲笑她:“嗤,之前还说要换个男人的家伙是谁?”

闻言,她理不直气也壮,老气横秋地教育对方:“基安蒂,感情可是一件很复杂的东西,你该尝试谈一场恋爱了。或者看一看《小王子》,你就会理解感情的真谛。”

基安蒂搓了搓手臂,一副受不了的作呕模样:“恶心。”

“我承认,那晚我确实很失望,所以才会一时冲动说出那些话。但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情感胜过肉/体,行不行就已经变得无所谓了。”

“……你别说话了,像个变态。”

“什么叫做变态,这明明就是我的真心话。”她不满地反驳。反正她也感受不到DOI的剧情,对她来说琴酒行不行都无所谓,只要好好爱她,让她早日通关就行。

风见望结垂眸看向手中的男士黑灰色衬衫,丝绸的质感,泛着微微光泽。

她突然长长叹了口气:“我总算知道霸总小说经久不衰的原因了,确实十分令人心动。”

基安蒂:???

所有人都以为她不知道,其实她隐约能猜出来。组织某位上层干部似乎对她进入组织这件事情持反对意见,大概也发现了她上次私自处理杀害教授的歹徒的事情,却没有借此惩罚她。即便有代号,但她只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成员之一。所以唯一的原因就只能是琴酒,他在私底下做了某些事情替她摆平了那些麻烦。而她被迫更换搭档这件事情,大概就是琴酒与那位上层干部博弈的结果。

但是,对于这件事情、这些事情、所有事情,琴酒在她面前一句没提。

风见望结突然出声:“基安蒂,你喜欢琴酒吗?”

“……哈?你脑子坏掉了吗?”基安蒂头顶都要冒出无数个小问号。

风见望结看着对方,再次长长地叹了口气:“你说得对,不要靠近男人,那只会变得不幸。”

基安蒂看着对方的表情,实在瘆得不行:“喂喂!你这表情太恶心了,别告诉我你现在对琴酒爱得无法自拔了。”

对此,风见望结倒是理直气壮:“你不觉得像琴酒那样的冷漠杀手,一点偏爱与纵容就足以令人心动不已。”

“……完全不觉得。”

“哦,那是因为你不懂爱。”

基安蒂:“……滚。”

风见望结除了给自己购置换季衣服外,还买了几套便服给琴酒。她已经看不过眼他的衣柜很久了,虽说目前断舍离盛行,减少选择可以将精力放在更有价值的事务上,但不是让他直接把选择消灭掉啊。整个衣柜都是同款高领、黑色风衣,全部都是沉甸甸的深色系,看得她都快抑郁了。

“琴酒,你也该打扮打扮了,”风见望结努力踮起脚尖,替琴酒抚平衬衫衣领,“倒也不是让你穿得花里胡哨,好歹也换一个色系,别总是黑黑黑。长得这么好看,别糟蹋了你的颜值。”

琴酒冷哼一声:“我对那种无聊事情没有兴趣。”

她立马露出一个无奈的神情:“是是是,劳模琴酒只对追杀卧底有兴趣,别的一切都是身外之物。”

“女孩,”琴酒眯起眼睛,带着点压迫感,“我是不是对你太过宽容了。”

“是啊,”她理所应当地点头,直视他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所以我和你说过了,我会恃宠而骄的。”

琴酒定定地盯着她,突然伸手捧住她的脸,似乎被取悦到了一般愉悦地低笑一声。

“我很期待,”他低头,单薄的嘴唇在耳尖上摩挲,“你是如何的恃宠而骄。”

他并不否认,顺风这副模样、这句说辞、这些举动,对他而言十分受用。

眼睛只注视他、言语只谈论他、满怀心思只放在他身上。

一切都只有他。

“比如说我是个卧底之类的,”风见望结想了想琴酒每天都在干的事情,乐得笑出声,“琴酒,那时候你一定会亲手杀了我吧。”

艹!说到这个就有点痛心,她总觉得琴酒不会对她手软。一枪爆头这件事情,他对她干过太多次了。

她一秒收敛笑意,一脸深沉地想道。

闻言,琴酒的手掌猛地收紧,拇指按压在她的颧骨之上,掐得她有些疼。但很快对方似乎就察觉到自己弄疼了她,力道放轻,还安抚性地摩挲了两下,指尖往后捏了捏她的耳垂。

他低笑出声,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像是冷血动物的鳞片磨过泥土地:“当然,你可是我「掌心之上的恋人」,我自然会给予你最盛大的葬礼。”

“大可不必。”她一脸正色表示拒绝。幸好铃木由美是完全的黑方,她可不想在新的副本再一次达成十连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