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我的小甜饼有治愈能力【美食】 蜜汁烤翅

爹爹

小说:

我的小甜饼有治愈能力【美食】

作者:

蜜汁烤翅

分类:

穿越架空

柳明月坐在马车上面如菜色,颠簸地时不时跟小星云滚成一团。突然她只觉人都在半空中,一个猛子险些飞出去。

小星云趴在姐姐身上蚊香眼,奄奄的,像被风吹雨打的小花骨朵。

柳明月忍着胃中的作呕感,惨白着小脸,掀开窗帘对着外头骑马的侍卫长说道:“大人,休息会儿吧。”

她眼中泛着水波,深棕色的瞳仁在日光下呈琥珀色,许是面色不好,更显雪白,不似凡人,透着柔弱的破碎感,似是要乘风而去。

唐慎红了脸,侧过头低声回了句“嗯”,然后握紧缰绳,一夹马肚,策马跑到前头与将军汇报,随后就听见威武将军喊道:“原地休整!”

马车一停,小星云原地复活似得蹦起来,火急火燎地连忙下了马车,小屁股一扭一扭地往下爬,还抽出空来吐槽:“阿姐,这官人老爷富贵人,过得真不咋地。”

刚跑过来准备蹭饭的威武将军一听,好奇地瞅了眼还没他腿长的小家伙,见他小乌龟翻身似得扑腾,觉得有趣,一把抱起他,调侃道:“你这小人儿又没当过官,你哪能知道?”

小星云也不怕生,昨儿个就对抱过他的大胡子很有好感,这会儿扯着人胡子,一脸“你怎么这么笨”的小表情,歪着小脑袋说道:“这马车颠颠的,我坐一会儿都难受!大人们又成天坐着,那不比星云还可怜?”

威武将军一时无话可说,这要说小家伙说错了,那也不对,马车在山路上跑却是不好受。可要说过得不咋地,那也不对,毕竟人天天大鱼大肉,就连他也是要什么有什么。

反驳道:“不可一概而论,虽这马车不太好,可大官们每天都是大鱼大肉,偶尔陛下还会赏赐御膳。”

说完了还一副与有荣焉、幸甚至哉的样子。

还没高兴多久,就听小星云天真可爱的感叹道:“哇,每天都有鱼鱼肉肉呀!”

小星云巴眨着大眼睛,很是羡慕的样子,又好奇地问道:“比阿姐做得还好吃吗?”

“......”

威武大将军实在说不出这种丧良心的假话,一时憋得老脸通红,见柳明月从马车中下来,跟见了救星似得,赶忙凑上前笑容满面:“柳娘子,该吃午食了?”

柳明月笑意莹莹,见大将军被小星云三言两语逼得很是窘迫的样子,顺着话头说道:“嗯,是有些饿了,威武将军不妨一起。”

又对着小星云招了招手,“星云,将后车备好的午食拿来。”

威武将军将小星云放在地上,见他哒哒哒地跑远了,而后对着柳明月露出个感激的笑,抱了抱拳:“谢柳娘子。”

柳明月侧身躲过,一脸不赞同,嗔了他一眼:“将军不必如此,明月待将军如长辈无二。”

而后低下头,一抹落寞之意爬上精致的小脸,眉眼低垂:“明月双亲早逝,身边只余星云一个亲人,将军昨日似明月长辈般护着,就跟父亲一般。明月虽不善言辞,却也心中将您当亲近的长辈。”

出了名的大老粗哪知道眼下这情况该如何是好,手忙脚乱地安慰道:“明月若不嫌弃,叫我声爹也无妨。”

威武将军一生征战,是个钟情之人。前头的夫人生下大儿子后离世,将军悲痛万分,苦守了五年,后与前夫人的妹妹成亲,育有二子,连个妾室填房都没有,因而子嗣较少,只堪堪留有三个儿子。

大儿子成家立业后,诞有两个孙子,没走父亲的老路,反而从了文,与父亲截然相反的温文儒雅,眼下乃是通州知府,虽远了些,却与亲人感情深厚,时长通信。

二儿子随了父亲的老路,幼时便入了军营,现下已是当今陛下极为爱重的年轻一辈。又因长相俊美,虽性子冷淡了些,却是京城那些个贵人小姐争抢追逐的良人。

小儿子就跟走偏了道似得,成日里招猫逗狗,文不成武不就,成日捣鼓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机关物件,气得父亲跳脚,偏生是老夫人的心尖尖,打不得骂不得,干脆随他去。

这么一数,家中三代竟无一女娃娃。威武将军方才脱口而出后还有些鲁莽,这会儿寻思了一时半刻后还很是满意,见女娃娃娇娇软软,还刚及笄的年岁很是可人,颇有些沾沾自喜。

说着便眼巴巴地瞅着柳明月,目带希翼,生怕被拒绝,小心翼翼地,絮絮叨叨地说道。

“我家中无一女,只有三个臭小子,孩儿他娘成日想要个女娃,可年岁已高,我也不放心她生,因而一直颇有遗憾。你还小,家中又无长辈,你我又合了眼缘,一拍即合,不妨结个亲缘,你看?”

柳明月睁大眼睛一惊,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本想着拒绝的话在触及老人家可怜巴巴的目光下顿了顿,忽得好似看见了远在异世的父母。

她是老来子,爸妈都惯着她,由着她选择自己喜欢的路。

她还记得每次她做饭,爸爸夹走了最后一块排骨后,妈妈生爸爸的气,爸爸就会蹭到她身边,给她使眼色让她帮忙哄人,那可怜无助但能吃的小眼神如出一辙。

爸爸虽然在家怂,在外却也是雷厉风行的司令长,从小到大的追求者,哪个没被她爸揍过。

柳明月望着威武将军,只觉他的身影好似与永不能相见的父亲重叠,一时心中思绪复杂,不自觉得说了句“好”,说完便反应过来,忽然落下泪来。

威武将军一听她答应了,乐得咧开嘴,刚要大笑三声,就见刚认下的宝贝女儿哭了,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凑在一边不知该如何是好,焦急地说道:“怎么了怎么了,怎得哭了?可是身子不适?”

而后又有些难过地说:“还是不愿意做我女儿?你别怕,拒绝也无妨,我不生气。”

柳明月见他整个人都耷拉下来,闷闷不乐的像个被抛弃的孩子,顿时破涕为笑。

她眉眼都是笑意,眼角还未拭去的泪珠被光折射的有些刺眼,往日虽也带着笑,却大都是遥不可及。

此时她却笑得稚子般无暇,如拨得云开见月明,染了凡尘烟火,落得人间真实。

柳明月凑上前,挽住他的粗壮可靠的臂弯,嗓音娇软地撒着娇:“明月哪会怕您,爹爹不嫌弃才是。”

威武将军梦里都想有个贴心小棉袄,这会儿猛得实现了,还享受了一番女儿撒娇,颇有些缓不过神儿来。好一会才如梦初醒般仰天长笑,声音响得好似方圆百里都能听见,引得侍卫们好奇望来。

“哈哈哈哈哈老子周鸿飞有女儿啦!”

怎得跟孩子似的炫耀。

柳明月低头轻笑,余光撇见个小身影,侧头去瞧见小星云一脸震惊地看看她,又看看威武将军,而后摇摇欲坠,跟苦情剧里得知老婆出轨的大冤种似得满脸不可置信。

她刚要解释就见小星云飞扑上来,狠狠咬了一口新鲜出炉的爹,两眼通红,非黑即白的眼中染上恨意,一股子煞气,口齿含糊中挤出几个字来。

“别想抢走阿姐!”

柳明月急得一把抱住小星云,却发现他死死地不松口,连忙解释道:“星云松开!不是你想的那样!”

柳星云神色动摇,片刻后又移开视线,最听姐姐话的小人儿这会儿固执的钻了牛角尖。

威武将军目光沉沉对上新儿子的眼,久战沙场的气势一瞬间倾巢而出,压得人喘不过气,却在下一刻诧异地挑眉。

这小子竟不怕他,有意思。

小星云在这瞬间只觉得自己好似被猛兽盯着,虎视眈眈地试图抢夺他的宝藏,本有些害怕的想退缩,但一想到相依为命的阿姐要被抢走,立马目光凶狠地与其对视,无所畏惧。

“柳星云!我数到三!”

“三!”

许久没有听到过的全名,令小星云条件反射地松嘴乖乖站好,下一秒小身子一僵,生了锈般“咔咔咔”回头,见姐姐沉着脸,手中拿着根粗树枝,拧着眉。

一时间小时候那些招猫逗狗,上树捉鸟,下到捞鱼后被姐姐抓回家打屁股的黑暗回忆涌上心头,顿时大惊失色,转身撒腿就跑!

边跑边喊。

“阿姐!星云错了!对不起!”

“柳星云!”

——

一番树杈子与小屁股的“友好交流”后,小星云抽抽搭搭地抱住威武将军的大腿,哭后有些哑的小嗓音软乎乎地说:“对不起大将军。”

周鸿飞看那张如同缩小版明月的小脸,本就没什么郁气的心散了个干净,擦了擦他脸上的泪滴,心软下来:“叫爹就原谅你。”

小星云刚出身不久,父兄便战死了,印象也不多,回忆里只听阿娘说过。可阿娘病逝得早,记忆模糊,童年的回忆录里都是姐姐的影子,对于他来说,阿姐与全世界等同。

对于父亲也是向往的,可听了许多话本子也终是描绘不出具体模样。可在感受到眼前人用粗糙的手替他抹去泪痕时,好似对于父亲的概念渐渐立体。

小星云沉默了一会,一头扎进威武将军的怀里,半天从怀中小小声地喊道:“爹爹。”

威武将军目光柔和,颇有一番铁汉柔情的味道,厚实的大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背,低着嗓子应道。

“诶,儿子。”

不远处热着吃食的柳明月远远观望着,而后欣慰地浅笑,见热得差不多了,对着两个柔情蜜意的人喊道:“吃饭啦!”

虽是刚成的父子两,这会儿听到吃得却默契十足,齐齐回头。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