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栖你为林 秦淮洲

第 16 章

小说:

栖你为林

作者:

秦淮洲

分类:

现代言情

动画片里的童真音效吸引走盛栖的目光,她看得津津有味,姑姑,表哥,表嫂三人的表情在各异里绽放出相似的震惊。

盛栖发现他们三不愧是一家人,长得还挺像。

等他们消化好,盛栖剥开香蕉,边吃边问:“没有这个条件也行,漂亮女孩有吗?”

表哥余韬寸头圆脸,老实的脸上只剩下茫然,下意识摇摇头。

大姑反应过来,往她腿上轻轻拍一巴掌:“胡闹呢,让你处个对象结婚生孩子,不是交朋友,要什么漂亮女生……那漂亮能当饭吃吗……不对,不是漂不漂亮的事,女生算怎么回事?”

盛栖扮无辜眨眨眼,试图说服中老年人:“女孩子好啊,茹茹多可爱。”

她看着那边带弟弟看电视的小侄女,余韬结婚早,现在儿女双全。

表嫂找准关键点:“可爱,你不想早点生一个吗?”

“不需要,我看看别人家的就行,我又不爱带孩子。”

表嫂捂上嘴,懵了半天,跟余韬面面相觑。

大姑还是不相信,皱眉看她:“别不着调。”

“我说真的,我喜欢女人,以后只会有女朋友。如果找不到女朋友,我就单着,但绝对不会考虑结婚生孩子。谢谢好意,心领了。”

余韬瞥了眼他妈的表情,实在不妙,硬着头皮问:“为什么喜欢女的?”

“天生的。”

盛栖思考过为什么喜欢女人,可能因为她喜欢的第一个人是温潋?

分开之后,她没有再遇到心动的人。得知温潋恋爱,她也做了重新开始的准备,换一个人喜欢,也许没有那么难。温潋都能做到,她怎么会不行。

但那时候她考虑的仍旧只有女人,同性才能给予她想要的安全感。

但大姑不能理解“天生”的含义,在她看来,男女在一起是天然的事,离经叛道都因为受了委屈。

“是不是你爸对你不好,把你气着了,我打电话骂他!”

“跟我爸没关系,我还没跟他讲,以后再说。”

盛栖小聪明上来,堵住他们的话头:“我爸是个好例子,他倒是急着结婚生孩子,但他跟我妈有什么意思,生我估计肠子都悔青了。”

“所以你们不要再劝我,你们不会想我也因为婚姻不幸,把孩子扔下,为了重新开始跑到别的地方定居吧。”

……

盛栖到家时天已经黑了,温潋半小时前问她在不在家,说要给她送书过来。

她对读书的兴趣不浓,温潋喜欢的书,她应该也看不懂。她解剖自己,今天说那么一句“我会看”是为什么?

因为温潋笑她了,她幼稚地想得到认可,靠这种方式来博得温潋的好感。

她在讨好温潋,告诉温潋,我也可以看书,我也愿意变好。

就像从前一样。

为什么要这样做,她颓然地想,温潋不是以前的温潋了,她也不是以前的她了。

她未必还喜欢温潋,怀念的也许只是那份情谊和当初的她。

十七八岁时的青涩与纯粹被时光拆碎、打乱,留下狼藉难拭的痕迹。

温潋在车上碰她的肩,关心她时,她前几天试着去占温潋便宜时,她都在想些有的没的。

别扭、紧张、埋怨、渴求……还有躲避。

她忽然不想看书了。

盛栖:先放你那吧,下次再说。

温潋:好。

温潋多么淡然,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无所谓,轻飘飘回一个“好”。

租房时虽然签了一年,但盛栖的房东好说话,商量后同意她先住半年。后面如果搬走,提前一个月说即可。

所以盛栖回禹江时就抱着暂居的心态,她只想把她梦里那些场景见一见。

然后,把梦解开,彻底自由。

姑姑给她介绍对象,算是一片好意,希望她在禹江定居。

可是奶奶去世以后,她再没有“家”的概念,她学会的是“寄人篱下”和“漂泊不定”。

离群的鸟,没有安稳的栖息之处。

她接了一个新项目,连着几天闷在家里画图,偶尔需要灵感,就起个大早出门。外面只有晨练的大爷大妈,她看花看草看人,赶在城市沸腾之前回到家里。

就这样,很多天都没见温潋。

周末,温潋发消息说:我妈想让你晚上来家里吃饭。

盛栖直接回给韩箬华:韩阿姨,最近在赶项目,比较忙,不想分心。等忙完再一起吃饭,谢谢您啦。

韩箬华打算让温潋送些吃的过来,也被她婉拒。

拒绝一个人不难,只要她想。

然后才回温潋:跟她说过了。

温潋没再回复。

不同于乡下,邻里之间躲也躲不开,院子里每天都有来访者。在城市里,隐私感被很好地保护着,张爱玲曾说,“你就是站在公寓窗前换衣服也不妨事”。

对面楼有人住,不拉帘子换衣服是不敢的,但躲开邻居很是简单。

所以盛栖下定了决心不见人,谁也找不到她。

大姑恐怕被她气得够呛,过了两天盛栖再打电话过去,她态度偏于冷淡。但还是嘘寒问暖,怕盛栖照顾不好自己。

倒是表哥余韬,有天突然发来两张不同风格的网红照片,问她喜欢哪款。

看样子真打算帮盛栖留意喜欢女孩子的女孩子。

图一清纯甜美,穿着格子裙,坐在一片草地上;

图二性感火辣,浓妆配上v领上衣,表情有点擦边。

盛栖:……

余韬:哪个哪个?

盛栖:已婚男士少关注这些吧。

余韬:我是正经人,只是找个参考图问问你!

盛栖:呵呵。

隔壁邻居的生活轨迹固定而守时,避开她不用做太多功课。但也有避不开的情况,比如临时决定逛超市的盛栖遇到突然愿意遛狗的温潋。

温潋与小狗一起进到电梯,盛栖想起余韬的那两张图。心想男人真是肤浅,女孩子除了可爱就是性感吗?

明明有很多种类型,有些女生,你没办法拿词去概括和定义。

盛栖想着自己的事,一直没开口说话,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小七兴冲冲地跑到她腿边蹭,它穿了件新衣服,颇有几分姿色。

盛栖轻轻动脚逗逗它,看它憨得犯傻,心情好地笑起来。

一直没说话的温潋在出电梯后,牵狗走在盛栖身侧,冷不丁地开口问:“是我给你安排看书计划,让你不高兴了吗?”

她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几天。